打印

[以性的名义] 【情天性海】(第一〇五章:曾眉媚的幺蛾子)

91

【情天性海】(第一〇五章:曾眉媚的幺蛾子)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2014年/5月/20日发表于sis001


  「人的祖先最早是用四肢触摸着大地,后来是用双脚。再后来,人类发明了
一种叫做汽车的怪物,得瑟地过上了一种叫做轮子上的生活。工业文明纵使改变
了人类对于空间的概念,提高了人类从一地运动到另外一地的速度,但同时,也
宣告了人类的双脚开始渐渐离开了大地,离开了孕育了自己生命的母亲——当我
们城市的空气早已被作为工业文明产物的各种化学物质充斥,当我们的世界里连
泥土的芬芳都早已成为了一种遥远的记忆与抽象的文学词汇,我们心中的『瓦尔
登湖』已死。」

  这是宁煮夫在自己的报纸专栏上写下的一段对现代工业文明充满怀疑精神的
文字,而此刻,这小子却驾驶着被他称作机器怪物的东东正在这座城市滚滚的下
班车流中慢慢蠕动着。

  所以不要相信报纸上那些故作呻吟,狗屁的所谓心灵鸡汤,都是NND忽悠
人滴,不信你喊姓宁的那小子真正在瓦尔登湖一个人呆上两年你看他呆得住呆不
住嘛。人家是把呻吟当个屁,放完了该干嘛还不是要干嘛。

  这阵时值下班高峰来临,路上堵车进行曲整得正欢,老子开着车被堵得一阵
毛焦火辣,正准备开点music舒缓下情绪,却从后视镜上看到坐在后排刚才
还絮絮叨叨跟曾大侠说着话儿的老婆这下也不讲究了,一下子头倒在曾眉媚的腿
上就睡着了,果真俩心无芥蒂的好闺蜜——这得是关系有多河蟹的大老婆跟二老
婆才干得出来的事?

  看来老婆这段时间排戏是累坏了,我好一阵心疼,赶紧将自己的外套扒拉了
下来递到后座让曾眉媚给宁卉盖上,然后打开了车内的暖气。

  而曾大侠此刻手里拿着把镜子在那里搔首弄姿的涂脂抹着粉,这让我想起咱
读中学时课本上有段赵树理的《小二黑结婚》,开头是这样滴:「三仙姑又搽了
一次粉……」

  仙姑,现在老子脚得这词儿被发明就是用来形容曾大侠这娘们滴。

  「喊你去吃饭的,不是喊你去勾引人的,你把自己整得像个仙姑要干撒子?」
老子忍不住埋汰到。

  曾眉媚白了我一眼:「人家看你找个二老婆都跟个仙女似的,还不是你脸上
倍儿有面子?」

  ……

  在我眼里这世界上但凡有两件事最难,一件是登天,一件是比登天还难点的,
在曾大侠嘴里讨点便宜。

  话说本来二十来分钟的车程,整整在路上堵了差不多个小时我们才赶到酒店,
此刻仇老板跟熊雄同志都先到了,在订好的包间里,俩人正热络的喝着茶聊着天。

  「仇老板,不好意思来晚了,路上堵车堵惨了,来来我来跟你介绍下,」我
赶紧迎上前去,拉着熊雄就准备跟仇老板介绍。

  「我跟仇老板,」熊雄对我憨厚一笑,两掌合到胸前搓了搓,「已经互相做
了自我介绍了。」

  「哦哦,那这位,」我朝紧跟在身后的曾眉媚示意,「这位是美丽的熊夫人,
曾眉媚小姐。」

  接着曾眉媚立马过来伸出手跟仇老板热烈滴握在一起。

  「哟可见着传说中的仇老板了,久仰久仰,想得起来我是谁吗?」然后这娘
们燕啼嗓一开,这屋里头霎时间空气都化了,只剩下被乱了结构的空气分子。

  「嗯?」仇老板一脸的诧异,但很快便反应过来,淡定的笑了笑,「哦,那
晚就是你给我打的电话吧?我就说这声音楞熟。」

  「仇老板果真耳聪眼慧,这也听得出来。」曾眉媚仙姑妆的脸上荡起一股明
媚的,但还算节制的笑容——老子生怕这娘们一来就端上一副无敌的风骚状把人
家给吓着了。

  「嗯,这位,」接着我拉过宁卉,「贱内,贱内哈。」

  到底是职业女性,各种场面上的社交礼数宁卉早已应付自如,便优雅的伸出
手跟仇老板握了握,一切看上去都那么得体而不失热情,「感谢仇老板出手相助。」

  「小事小事,不足挂齿。」仇老板十分谦和的回应到,那神情完全没把这当
多大回事,然后仇老板似乎被什么东西把眼睛给晃了下的赶脚——微微的怔了怔,
才想起要说点啥似的,瞄了我一眼,开口到,「早听说尊夫人漂亮,没想到,楞
漂亮。」

  「谢谢。」宁卉微微报以一笑,然后跟曾眉媚一边喊服务员点菜去了。

  我赶紧张罗大家入座,仇老板自然被我推到上位坐下,我把那晚那瓶顺手牵
羊的茅台拿出来,对仇老板笑眯眯到:「今天先整这个,本来要送给那位老扁的,
他死活不要,今晚只得拿来孝敬您老人家了。今儿仇老板可得喝高兴了,熊雄,
今儿你不叫熊雄,你叫雄起哈,咱们好好陪仇老板喝两杯,那晚要不是仇老板,
后果很严重啊。」

  「没问题,南哥你安排,你说咋喝就咋喝。」

  「差不多,差不多就行了。」仇老板连忙回应着,不晓得是不是穿了身挺洋
气的休闲夹克的缘故,今儿仇老板看上去跟平时的形象有点穿越,让我想起第一
次看到仇老板,一副中式对襟衫,一双老布鞋,不晓得的还以为是哪个庙子头跑
出来的还了俗的和尚。

  只是那孟非牌的光头像个八十瓦的灯泡依旧闪耀全场。

  「这身………」我打量了一番仇老板的夹克,什么牌子的老子看不出来,但
那身料子和做工绝对是一等一的顶级,然后俺嘿嘿一乐,「是小燕子帮你捣拾的
吧,今儿这形象焕然一新啊!」然后老子故做一深沉,「越来越像孟爷爷了哈。」

  「嗯,这你也猜得出来?」仇老板有点吃惊的看了看我。

  「我是哪个嘛。」我得意的哼哼到。

  接着仇老板不好意思用手抠了抠光生的脑门,冲我点了点头,「她非要给我
买衣服,说是要给我当形象顾问,把我折腾得够呛,唉,真没想到穿衣服还这么
多讲究。」

  「快进来,快进来!」仇老板的话音刚落,突然听到宁卉朝门外在喊,我循
声过去,这才叫说曹操曹操到,门外头瞬间天外飞仙的站着一道如此靓丽的大活
风景,那风景秀丽而挺拔——洛小燕竟然不知啥时候就站在了包间的门口!

  老子一下子蒙了,未必今晚的饭局我忘了我还喊了小燕子?

  看着热情迎上前去招呼小燕子的宁卉我琢磨着,未必,小燕子是宁卉叫来的?

  而看着这一屋子对于洛小燕来说如此奇怪的人物组合,小燕子俊俏的脸庞同
样写满了惊异,穿了件米色风衣,让修长的身材衬得更加修长的小燕子让整个身
姿定格成了个美丽的惊叹号。

  曾大侠眼睛瞬间就直了——话说女人的漂亮让天生好色的男淫说漂亮等于白
说,让女淫如曾大侠者都折服的漂亮才是真漂亮。

  显然曾大侠是被小燕子的漂亮折服了。

  而仇老板的身体微微怔了怔,显然木有料到饭前还有这道大变活人的开胃菜。

  老子心头碎了一口,这一口碎得意味很深长:这下,大老婆二老婆加小三,
全齐了。这齐是齐人之福的齐哈。

  三个女人一台戏,老子木有想到这剧本不小心一拐弯就来了这么一出,我下
意识的瞟了瞟宁卉,宁卉在招呼洛小燕坐下的当儿跟我来了个意味也很深长的眼
神交流,这让我完全确定,小燕子就是老婆叫来滴了。

  但大老婆为啥子要叫小三来也?况且人家小三今真正的主在场,瞬间老子把
自己整成了个问号僵在了空中。

  小燕子像是有意回避什么似的,执意就跟仇老板隔着宁卉在旁边的位置坐下
了——本来看得出来,宁卉是准备把洛小燕往仇老板身边推的——小燕子低头有
些羞涩的说到就坐这儿吧的就坐在了她宁姐姐的身边,然后这位置奇葩了,男人
坐一边,依次是仇老板,俺,跟熊雄。另一边,挨着仇老板坐的依次下来的顺序
是俺大老婆、小三、跟二老婆。

  看着俺这大小老婆跟小三一字排开的坐着,那风景端的美不胜收,老子瞬间
脚得似梦似幻,想要再整个小四,这活脱脱就将古代四大美女转世凑起了。

  「仇老板,」宁卉轻轻揽了揽小燕子的手然后看了看仇老板,泯然一笑,
「这位就不用介绍了吧,煮夫说请仇老板怎么能不叫上小燕呢。所以……」说完
宁卉跟我使了个眼色。

  我靠,老婆喊的小燕子来,这还「嫁祸」于我,这是自个装着明白让俺装糊
涂,见小燕子跟仇老板俩互相都有些不自然的样子,我赶紧打圆场,「是了是了,
小燕,我跟仇老板刚才还说起你呢。」

  「说我什么呀?」洛小燕这下终于怯生生的抬起头,依旧不大敢看仇老板,
话说洛小燕还真没经历过我跟仇老板——她生命中同时拥有,或者同时属于的两
个男人,一同在场的场合,今儿这陡然的一幕对她的心理产生的冲击是可想而知
滴。

  「我说你把仇老板捣拾得越来越像孟非爷爷了。」老子抖了一机灵。

  「你……你说什么呀?」这下看到小燕子的脸上有点飞起红云的意思,下意
识的瞟了一眼仇老板身上的夹克,然后羞然的又将头埋了下来。

  出人意料的是不咋呼不曾大侠的曾米青此刻点都没咋呼,比如此时她应该飞
叉叉的十分曾大侠滴来上一句:「哟,仇老板好眼力,小燕子姑娘果真美貌如花
呀」啥的哈,而这娘们此刻竟然只是以一种灰常冷静,诡异的眼神不动声色看着
眼前的这一切。

  洛小燕的不期而至,无疑像添了把柴,让这场答谢仇老板出手相救的酒席一
下子兴味盎然了,似乎让每个人心头莫名多了点兴奋的小九九,特别是曾大侠,
那不时打量小燕子的目光木有逃脱得了俺的眼睛,老子宁愿相信鬼都不相信此刻
这娘们心里头没转点啥事,不晓得哪只幺蛾子就要被放飞出来。

  此刻菜陆续上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大家开始把酒换盏,男白女红说的是酒的
颜色,我跟熊雄陪仇老板整茅台,为女人们特地另外叫了瓶红酒。

  我一番诚恳的答谢辞过后——我看见我答谢仇老板的时候宁卉咬着耳朵的跟
洛小燕小声叙述着那晚危难之时仇老板如何出手相救的奇情故事以及今晚饭局的
来由,听得小燕子妹妹完全一楞一楞滴——我跟熊雄开始你方唱罢我登场的轮流
敬仇老板的酒,整得仇老板应接不暇,人家人也耿直点,就见茅台一杯一杯端得
跟白开水似的,而刚刚间隙间等仇老板一口气才喘上来,宁卉双手端着杯红酒站
起来朝向仇老板,然后红唇皓齿,落落一笑:「仇老板,我真得好好敬你一杯,
那晚要不是你,还真不知道会惹出什么样的麻烦。」

  「就是就是,」隔着洛小燕坐着的曾眉媚此时也端着杯红酒呼啦一声站了起
来,曾大侠这一呼啦,老子就看见这妮子胸前一道撩人的白光闪过——传说江湖
中有种撩死人不偿命的胸器叫做曾大侠的D奶……

  这阵仗,我晓得幺蛾子,终于飞出来鸟。

  话说曾眉媚挤到宁卉身旁,要跟宁卉表演个双美敬酒,纵使仇老板也是见过
大场面的江湖大佬,见这俩美到晃眼,仙女跟仙姑般的妮子就这么莺莺燕燕的捧
着酒杯站在跟前,也难免眼醉神迷,仇老板连忙站起身来,端起盛满茅台的酒杯
还没等跟俩妮子碰上杯,曾眉媚的咋呼继续燕啼而至:「那晚那些流氓可坏了,
欺负人家宁卉不说,还占我便宜呢。特别是那个带头的,我真想扒了他的皮抽了
他的筋!」

  「哦,他们楞凶啊?」仇老板这句应答朝左点说可以看着只是随意的应付下
曾大侠,朝右点说也可以解读成仇老板好奇心使然顺带想了解下当晚的情况,这
左点右点仇老板的回答都完全处于礼貌的范围之内,并无任何不当之处,先不说
仇老板本来就不是那晚在大排档对宁卉跟曾大侠耍流氓的那些市井无赖,单说小
燕子都还在旁边,仇老板也不可能有啥出格的行为与非分之想。

  而你对别个没有非分之想,不等于别个对你没得非分之想,木有想到的是,
曾大侠接下来来了个让全场——当然,可能除了熊雄同志以外哈——震惊的举动,
见这妮子径直的举着杯就朝仇老板的身体上贴过去:「我跟你演示下嘛,那个坏
蛋强迫跟我喝交杯不说,」——明明当晚是这娘们为了拖延时间主动跟人家喝的
交杯哈——说着还在仇老板有点手足无措中,曾大侠的手已经跟人家端酒杯的手
挽在一起,老子看到曾大侠胸前的两团抹胸只遮住一半的D奶就腻兹兹的贴到了
仇老板的身上。

  仇老板本能朝后一个踉跄,但曾眉媚的D奶像磁铁似的也随仇老板身体在踉
跄,仇老板见无法躲过,又不好当面将如此热情滴要将人家如何耍流氓的现场重
新演示一遍的熊夫人揽开,完全是一副听天由命只得从了的无奈表情,但看得出
来,一瞬间仇老板有些不安的目光飞向了旁边还坐着的小燕子——小燕子却只是
安静的坐在一旁,修长的手指缠绕在酒杯上跟胸部微微起伏的节奏一般,轻轻撩
动着。

  曾大侠哪里顾得了这么多,见她另外一只手从仇老板的身前绕过去拉住了仇
老板的另外一只手,「哼,他喝交杯的时候就这样……」说着曾眉媚将仇老板的
手揽在自己的腰上,然后像还不过瘾似的,一个狠心就将仇老板的手狠狠的压在
了自己滚圆的臀部上。

  「他就边这样楷我的油,边跟我喝交杯,仇老板,你说他坏不坏呀?」曾眉
媚的声音听上去老委屈了,边这么嗲滴滴的黏糊着,边这般揽住仇老板将交杯酒
喝了,而边,攥住仇老板的手紧紧按在自己臀部上一直没松开……

  在旁边的宁卉此刻才反应过来似的,下意识的瞟了瞟身旁坐着的小燕子,不
由得蹙着眉咬着嘴皮的赶紧伸出手扯着曾大侠的衣角。

  熊雄同志完全一副打酱油看电影的表情,活像眼前那正在跟别的男人调情发
嗲的不是自个老婆。

  老子完全被曾大侠的胆子吓着了,这娘们完全是没把小燕子放在眼里的节奏,
老子心头一阵嘀咕,这幺蛾子放飞得是不是有点太孟浪了。

  交杯酒喝完,曾大侠终于将自个松开,跟仇老板的身体脱离了接触,老子注
意到仇老板锃亮的额头上已经泛起汗珠,黝黑的脸庞开始变得酱紫酱紫滴,我正
暗暗叫苦这倒要是如何收场,仇老板倒瞬间变回了镇定自若的表情,对着还端着
酒杯有点手足无措的宁卉笑了笑:「搞得南夫人的敬酒还没喝呢,」说完自个又
将酒杯的酒斟满,然后自嘲似的笑了笑,「那晚没人跟南夫人喝交杯酒吧?我是
不是还要装一回流氓啊?」

  「没没没………」宁卉赶紧说到,然后端起酒杯跟仇老板碰了下杯将自个杯
里的红酒一饮而尽,「我先干为敬吧。」

  话说仇老板这一自嘲似的默幽得那是恰如其分,将有些尴尬跟紧张的气氛瞬
间化解于无形,既给足了曾大侠面子,又不失自己的风度,当然,也考虑到了旁
边小燕子妹妹的感受,我不由得有些佩服,这江湖大佬果真是见过大场面的主。

  经曾眉媚这么一幺蛾子,饭局的气氛似乎变得更加暧昧了,小燕子倒没有表
现出啥明显的情绪,因为曾大侠一直拉着人家说这问那的,好像俩本来就很熟似
的,小燕子不知是出于礼貌,还是本来就如此单纯,跟曾大侠倒是看不出有啥芥
蒂的聊得热络,还被曾大侠拉着干了好几杯酒。

  一会儿,我看见宁卉示意曾大侠出去包房,叫她一起去下洗手间,我赶紧也
找了个借口起身跟了出去。老子想要搞搞清楚今晚这俩妮子到底搞的啥子飞机。

  我悄悄跟在俩妮子身后,听到宁卉一出门就跟曾大侠很捉急的语气说到:
「你能不能矜持点啊大小姐,你这也太疯了吧,人家小燕子跟仇老板啥关系你又
不是不知道,你非要我叫小燕子来,来了你就这么给人家闹啊?」

  「呵呵,」这娘们居然还笑得出来,语气跟没事似的,「亲,还别说,我还
一眼就喜欢上小燕子了,比我想象的漂亮多了,这妹儿的气质真是没得说,我认
定了要让她成为俺曾家的媳妇,要让小燕子跟我弟好,必须得先搞定仇老板啊!」

  「有你这么胡来的吗?人家仇老板对小燕子是一往情深的。」

  「所以了要转移下仇老板的注意力嘛,再说了,这也不是遂了你的心愿啊,
你不是一直在撮合小燕子跟我弟好吗?小燕子不找个踏实人家,你不怕哪天人家
真的就把你这正室的位置给撬了啊?」

  「你……」宁卉一时语塞,「你胡说八道什么呀?我懒得理你,我跟你说,
你可别闹腾过火了。这事得慢慢来。」

  「呵呵呵,放心了亲,我知道怎么做的,只是待会儿你配合下我就行了。」

  「我配合你什么啊?我才不跟你一起胡闹!」

  ……。

  本来我还打算直接上前问俩娘们来着,一番偷听让我晓得了敢情曾大侠是打
的这碗米——曾眉媚让宁卉把小燕子叫来原来是要帮她弟先审查审查人家,小燕
子跟曾北方的事我在大老婆那里还没理落清楚,现在这二老婆又掺和进来,这下
热闹了。

  鬼使神差滴,强烈的好奇心让我想要看看曾大侠接下来到底要咋搞定仇老板,
这让我木有立马上前跟俩妮子摊牌,而是悄悄的折回了包房……

  这当儿,我手机接到个短信,我打开一看是牛导的:「老弟,有个事想告诉
你,又怕你误会了。刚才跟我排这个剧的投资人开了个会,这剧除了要参加戏剧
节,还安排了商演,也许为了票房吧,他们一直要求最后那场吻戏必须不能借位
演出,我怕你认为这又是我安排的拖,所以特地先跟你沟通一下。不过会上我把
这个要求挡了回去,但投资人态度也很强硬,现在事情僵在这儿,我真有些犯难
了,但我必须澄清的是我没有其他意思,只想说这剧就有可能不演了。」

  什么情况?不演了,这不得让宁卉多失望啊,这不耍我老婆吗?老子酒劲一
上来,一阵犯急,就跟牛导把电话打了过去:「我说,你待会过来,我介绍你一
大老板认识,钱是屁大点事啊,我这会儿正在请一大老板吃饭,待会我们要去K
歌,你过来吧,地方定了我再告诉你!」

  电话那头的牛导犹豫了一番,才回答到:「哦,好吧,如果你认为妥当,那
我待会过来。」

[ 本帖最后由 以性的名义 于 2014-5-20 20:21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淫乱天使1 贡献 +2 感谢更新,期待大作! 2014-5-20 08:58
  • 淫乱天使1 威望 +1 感谢更新,期待大作! 2014-5-20 08:58
  • 淫乱天使1 原创 +2 感谢更新,期待大作! 2014-5-20 08:58
91

TOP

谢谢性大百忙之中辛苦更新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淫乱天使1 金币 -5 无意义回复,扣5金币。 2014-5-20 14:56

TOP

难道是7p的节奏吗?煮夫,宁卉,小雁,曾大侠,熊熊,仇大爷,再加上赶过来的牛导那是大乱的节奏啊。下章太期待了,ktv里必须要发生一些刺激的事情,加长的肉戏。宁卉和牛导,曾大侠看样是和老仇有情节了,煮夫和小雁玩,熊熊是堵漏的,哈哈。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淫乱天使1 金币 +5 认真回复,奖励! 2014-5-20 14:57

TOP

哇啊,一大早就看到大大更新了啊,激动\(≧▽≦)/啊,话说曾大侠终于见到了小燕子和仇老板,可以看出来曾大侠对仇老板很感兴趣,也许仇老板和曾大侠更有机会滚床单啊,而且,这下不但卉儿要撮合燕子和北方,曾大侠更对燕子满意,一心要把燕子变成弟媳妇,这下煮夫看来是没辙了,曾大侠认定的事情,煮夫要改变比说服卉儿更难啊,哈哈,看煮夫怎么应对了。最后牛导也要和仇老板见面了,一直认为仇老板和牛导两人是同一类人,应该非常谈得来。越来越期待后续的发展啊,大大辛苦了,一大早就给我们带来了新的一章,谢谢。
ps:这里想给大大和大家推荐一部漫画,如月次郎的《人妻守则》。说的也是一个人妻和各种男人上床的事情,但是看完也不会认为她是一个荡妇,在某种方面,和卉儿有点相似。大大和大家有兴趣可以看看。哈哈!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淫乱天使1 金币 +16 认真回复,奖励! 2014-5-20 14:57

TOP

大大更新了。谢谢大大先。今天是520,好日子啊。
从标题上看,我很激动。一般大侠一出招,就是狠招啊。
以后不叫大侠了,叫曾仙姑。确实很合适。
不知道仙姑在那里搔首弄姿的涂脂抹着粉,后面吃饭而已。
难道她想。。。
进门见面寒暄。很正常。但,也不正常。
熊同学先到,“两掌合到胸前搓了搓”不像一般人的表情啊。
难道另外有故事。
还有,仇老板看宁宁的表情。真的是。。。有猫腻。
“这娘们燕啼嗓一开,这屋里头霎时间空气都化了,
只剩下被乱了结构的空气分子。”大大的组词造句真的是很有想象力。
仇老板的孟非头,真的很有亮点啊。
小燕子到底是谁叫来的啊。难道北方也要来。。。
大小老婆加小三,好戏上演了啊。。。。。。
仙姑的冷静,说明问题了。她知道了。宁宁和她串联了。后面有故事。。。
或者是仙姑的内心,也被诱惑了。毕竟,仙姑可是男女通吃滴。
哦,那大D奶啊,我爱她。
仙姑这是想唱拿出啊。和仇老板交杯。
勾引?诱惑?逼宫?
熊同学的内涵够深的,果然是知妻啊。
好吧,应该是他的绿帽情节又犯了。
江湖老大就是江湖老大啊,风浪见得多,轻松就化解了。
不过,仙姑也不是一般人啊。后面一定有招。
难道,宁宁想把小燕子介绍给北方的事情,仙姑都知道了。
想在场逼宫。如果,小燕子和北方成了的话,仙姑偷吃也是很顺利的啊。
顺便还能吃小燕子,^_^
难道前晚的3P,北方说了什么。。。
煮夫的放纵,是故事的情节,嗨了去了。
牛导也来插一脚,大大,你想干嘛,要结尾了吗?
吃饭都这么精彩了,KTV里,不敢想了啊,期待。
北方也应该到场吧。8个人,五男三女,有故事。
期待高潮的到来。
谢谢大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淫乱天使1 贡献 +1 认真回复,奖励! 2014-5-20 14:58
  • 淫乱天使1 金币 +31 认真回复,奖励! 2014-5-20 14:58

TOP

这眉媚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大,非插入小燕子和仇老板之间,这下煮夫、小燕子、仇老板、北方四个人可真进入剪不断理还乱的境地了!
不知眉媚准备如何搞定仇老板,难道是肉弹?不过一般人还真躺不住眉媚的肉弹,肯定拜倒在眉媚的石榴裙下,很想看看仇老板是如何和眉媚滚床单!煮夫牵线牛导和仇老板,这是解决资金及牛导顾虑的最好方法,同时又能让宁卉和牛导顺其自然!
今夜的酒局结束后会不会有福利啊?感谢大大的分享,红心送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淫乱天使1 金币 +9 认真回复,奖励! 2014-5-20 14:58

TOP

半夜三点起来发现性大在线,没想到性大为了淫民真的在挑灯夜战,太感谢了,只是这饭局不晓得咋收场了

TOP

曾眉媚太对我胃口了,又骚又浪,最佳情人兼炮友,人生得此骚货,夫复何求?

TOP

惊见性大更新!喜出望外,先来回复,再慢慢欣赏曾MM的风骚。

TOP

性大更新,辛苦啦。看情节,曾请大家警惕裸聊骗子广告!人也不远了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6-27 0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