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凌辱虐情] 【战舰少女同人 双鱼调教(大青花鱼×射水鱼)】 作者:凛冬之战

1

【战舰少女同人 双鱼调教(大青花鱼×射水鱼)】 作者:凛冬之战

作者:凛冬之战
字数:11687


  港区的岸边,大青花鱼和射水鱼正在进行着战后的装备整理工作。

  在出击的时候因为情报有误,在袭击敌方运输队的同时,遭遇到了驱逐舰队
的攻击。能够从大量的深水炸弹中逃离并且能够回港,对这两条鱼鱼来说已经是
莫大的幸运了。

  武器装备弄得破碎不堪,新买的衣服也变得破破烂烂,好不容易攒下来的钱
全部打了水漂,除了脚上新买的露趾白色凉鞋,其他的统统只能进垃圾桶了。

  「可恶,下次我一定要如数奉还!」青花鱼攥着自己的小拳头,咬着牙把拳
头朝旁边的灯杆砸去,但是并没有坚硬的感觉,相反,还有些柔软。

  「啊,好,好痛啊……」

  一个大概只有六七岁的小男孩捂着自己的大腿缓缓地倒在地上,嘴里不停地
发出呻吟。

  「唔啊啊,对不起啊,对不起!」青花鱼发现自己打到人以后,赶紧起身把
那个小男孩扶了起来。

  她知道这个小男孩惹不起,因为他是港区提督的儿子。

  「唔,没关系没关系。」小男孩摆了摆手,把散落到旁边的一个大号手提箱
扶起来,然后扶着箱子站了起来,「青花鱼姐姐很生气吗?」

  青花鱼听到小男孩这么一问,挠了挠头,陪了个笑脸,「那个,算是吧,作
战失利了呢……」

  「是吗,没关系,失败是常有的。我问一下,可以劳烦青花鱼姐姐和射水鱼
姐姐帮我把这个箱子提到我的画室里面去吗?」

  「当然可以啊,当然!」青花鱼拎起来那个手提箱,轻巧的转了一圈,「射
水鱼,你也一起来吧!小艺术家要画画呢!」

  「那……行吧!我也来!」射水鱼站起身,把身上的破烂的白纱高叉外套脱
了下来,只穿着一件白色的比基尼泳衣,和青花鱼一起朝「画室」走去。

  等到了所谓的「画室」里面以后,她们眼前的,却是一间宽大的,阴暗潮湿
的拷问室。

  「这是怎么回事?你要……啊!」

  射水鱼还没把话说完,就被注射了麻醉剂,倒在地上昏了过去。青花鱼也立
刻发现了不对劲,只不过回答她的是一记闷棍。等到完成后,小男孩还是觉得不
放心,给青花鱼也打了一针麻醉剂。

  「两条蠢鱼,这么容易就上钩了……为什么爸爸的港区里面会有这么蠢的家
伙啊。」小男孩舔了舔嘴唇,摸了一把射水鱼的胸部,「这是可口的两条鱼呢,
我会包你们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上的。」

  ……

  等到青花鱼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早就被扒了个精光,身上的衣服和脚上
的凉鞋已经不知去向。身体被固定在台子上躺好,两只手向两侧伸平然后被皮革
绑带绑住,下身是M字开腿,小穴和后庭暴露无遗,两只被脚被木制的脚枷固定,
每根脚趾都被坚韧的细线绑好。而躺在旁边的射水鱼也被同样的方式拘束着。

  「喂!这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哦呵,醒了啊,我的蠢青花鱼。」

  这时候,小男孩一改以前的乖宝宝形象,一脸坏笑地走到青花鱼的屁股前,
两手抓住臀瓣用力的把玩起来,然后狠狠地抽打了两下。清脆的响声伴随着摇动
的臀肉,真是诱人极了。

  「你!你干什么啊你!小心我去找你爸爸告状!让他好好地收拾你这个熊孩
子!唔啊啊!!」

  青花鱼的愤怒的抗议着自己的所处环境,但是回答她的之后插入自己后庭的
手指。

  「还敢告状呢,一条臭鱼居然敢这么大胆,看样子该被收拾的是你啊!」

  小男孩的食指在大青花鱼的后庭里面缓慢地抽插着,随着肠液的润滑,每一
次的出入都伴随着「咕啾咕啾」的细小的水声。

  异物的插入让青花鱼感到浑身不适,尤其是后庭,如同爬满了蚂蚁一样难受,
想要缩紧后庭让那根手指赶紧出去。但是粘滑的肠道绞紧手指,带给小男孩的,
却是更多的施虐的欲望。

  手指拔了出去,小男孩从手提箱里面拿出了两瓶润滑液,从青花鱼和射水鱼
的头上浇了下去淋到脚,抹匀,后庭和脚收到了重点关照,屁股缝也被润滑液塞
满。不安分的大青花鱼稍微动了动身体,因为臀肉的挪动让屁股缝处的润滑液吹
起了几个气泡。而射水鱼则依旧处于昏睡中,身体也只是本能的动了几下,小男
孩现在还不打算叫醒她。

  「真骚呢,蠢鱼的皮肤手感真不赖。」小男孩拿出一根八厘米长的肛珠,这
是对肛穴调教最入门的装备。蹭了蹭青花鱼屁股缝里的润滑液后,对准了后庭,
一口气突入了进去。

  「啊啊啊!不要啊!」

  后庭被异物塞入,青花鱼不由得发出一声尖叫,后庭又一次地夹紧,这反倒
加大了和肛珠的面积,而此时,小男孩打开了开关……

  「呀呀呀!唔!」

  肛珠立刻开启了高强度的振动模式,没有被开发过的肠道哪里受得了这种刺
激,快感迅速从后庭传到全身,下身突然放松,然后又迅速绷紧。就这样,青花
鱼在反复这么几次后,终于放弃了抵抗,任由那串肛珠在自己的后庭里面肆虐。

  此时,受到灯光的照射,身上的润滑液也慢慢地释放出了其中的媚药成分,
这种高浓度媚药会立刻被皮肤吸收并且起效。一分钟不到,异物的怪异感觉变成
了快感,这是大青花鱼意想不到的,自己居然会被这种东西玩弄到有快感。

  而那双小小的嫩足,也因为润滑液变得更加敏感,白皙的脚底变得有些红润,
而小男孩也没有放过这对尤物,伸出那只小手在柔软的脚底上迅速地抓挠了两下。

  「唔!变态!」

  「你还敢骂我,行,我这就让你知道一下我的厉害。」

  小男孩拍了拍手,然后抓住那根露在外面的肛塞握把,搅动了几下后迅速抽
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呀!你,你居然,咦咦咦!!!啊哈!啊啊!」

  不断地抽插,肛珠的凸起部分一次次地刮蹭着肠壁,直到大青花鱼没有力气
叫了以后才收手。此时短短的一根肛珠上已经沾满了肠液,还有不少正顺着顶部
滴落下来。

  「呼……呼……别,别再来了……」大青花鱼喘着粗气,两条辫子散成一片,
额前的头发也因为汗水紧紧的黏在额头上。

  身体不停地抽搐,而小穴也开始分泌爱液,几滴淫水从大青花鱼光滑的外阴
流出来,在灯光下闪着淫靡的光。

  但是小男孩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地放过她呢。很快,新的替代品就出现了,
一根有三十厘米长,每个肛珠直径整整有三厘米的肛珠串,别说是大青花鱼了,
就连密苏里这样子的成熟女性也难以承受。

  「别……不要,会死的啊啊啊!不!!」

  咕啾。

  第一颗珠子在液体的润滑下塞了进去,虽然括约肌做了些许的抵抗,但是对
于大青花鱼来说,这只是更多的痛苦。而还没等缓过神来的时候,第二颗又塞了
进去。每一次的塞入都不是塞进去就完事了,而是往外拉一拉,给予些许的刺激
后,才继续,以便每一颗带来的快感都会让大青花鱼从头到尾感受到。

  而一旁的射水鱼也因为大青花鱼的惨叫声而吵醒,她瞪大眼睛看着大青花鱼
被这么对待,但是丝毫不敢说话,虽然自己被折磨也仅仅是个时间问题。

  等到肛珠串塞到最后一个的时候,等待青花鱼的则是一个粗大的锥形肛塞,
伴随着青花鱼的惨叫声塞好以后,肛珠开启了震动模式,比刚才的更加剧烈,而
且珠子上面还有电极,时不时的微弱电击刺激着娇嫩的肠壁,下体酥酥麻麻的感
觉带来的,是强烈的排泄欲。

  「为什么,为什么要……」射水鱼惊恐的望着朝自己走来的小男孩,用颤抖
的声音问道。

  「不为什么啊,就是好玩。现在,该你了。」

  一副原本是用于阴道检查的扩张器放到了射水鱼的面前。然后把扩张器粗暴
的塞入了那粉嫩菊穴里面,冰凉的金属触感让射水鱼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小男孩一边从箱子里面拿出工具,另一只手捏住扩张器的握把,然后旋转,
扩张器慢慢地扩大,括约肌根本无法抵抗机械的力量。

  「不要!求求你不要啊!要裂开了,啊啊啊!」

  「没有哦,倒是很好看的光景呢。」

  很快,射水鱼的肛穴就被扩大到能够塞下一个瓶子的大小,从外面就可以看
到肠肉在蠕动,并且为了排异而分泌出来的肠液也在一点点的流出来,看起来淫
靡极了。

  小男孩拿起一个试管刷一样的刷子,只不过上面的刷毛很细密而且柔软,沾
满了高浓度的媚药后,直接捅进了射水鱼的后庭里面,拌着肠液在肠壁上涂抹着。
刷毛的柔软触感带来的是强烈的蚁走感,并且刺激着肠道分泌更多的黏腻的肠液。

  而且高浓度的媚药也在悄然改造着青花鱼的肠壁,很快,与蚁走感一起袭来
的,是和做爱一样的快感。

  射水鱼感觉自己快要疯掉了,她拼命地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啪!啪!

  竹板在射水鱼的屁股上狠狠地抽打了两下,臀肉上没有干掉的润滑液被抽的
四处飞溅。

  「呜呜!」

  「不想屁股开花就给我老实点!」

  小男孩按住刷子,对着肠壁狠狠地压了下去,用力的刷下去。巨大的刺痒感
让射水鱼身体猛抽几下,结果管来的是更多的鞭打以及刷洗。

  很快,一瓶媚药就被用光,射水鱼的身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全身也因为快
感而发红,后庭正在渴求,好想要,好想要什么东西插进去,无论是什么,只要
能满足自己就好。

  「想要?」

  「嗯,唔,嗯……」

  小男孩笑了一下,拿起来一个金属制成的粗大假阴茎,足足和人的小臂一样,
上面满是圆润的凸起,可以增大接触面积。就这样,一口气直接没入到底部……

  「哦哦哦哦!唔?!呀哈!!?!」

  没入之后,小男孩取走了扩张器,失去了支撑的肠壁一下子绞紧了上来,依
旧是冰凉的触感,肠液从缝隙出慢慢地流出来,滴落在台子的柔软皮革上。

  正当射水鱼以为自己能够歇一口气的时候,两根导线连在了假阴茎上。

  「那么,开始实验吧。」

  咔嗒。

  小男孩扭动了开关,一下子,二十毫安的电流就顺着导线通到假阴茎上,突
如其来的电流疯狂的刺激着肠壁,惹得肠液如同射精一样疯狂喷射出来!

  「哦哦哦!不呀啊啊!!!要死了,要死了啊!!!」

  「这不是还没有什么问题吗?来,继续爽吧。」

  小男孩继续调大了电流,指针指在了四十毫安。

  后庭感受到剧痛,如同要烧着了一样的灼热感,全身的肌肉开始痉挛,手和
脚因为电流已经开始发麻,舌头也只能直直的伸着,说不出一句像样子的话。大
脑一片空白,什么都不能思考了。脸上挂着诡异的危险,舌头伸出来歪在一边,
任凭口水顺着嘴角流出来。

  正当射水鱼被电棒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时候,大青花鱼已经快要崩溃了,后庭
被塞得满满当当,震动和电流一并摧残着这位娇小的女孩子,她也想不到自己会
收到这种待遇。

  「想要拔出来吗?」

  大青花鱼拼命地点了点头。但她很快就会为自己的轻率决定付出代价。

  手指勾住肛塞,轻轻地旋转几圈,然后找准时机,用力的一下子把一整串扯
出来!

  噗噜噜噜!

  「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

  粗大的肛珠被扯出来,黏腻刺激的水声回荡在拷问室里面。与此同时带出来
的,不只是丰富的肠液,也有不堪的污物。

  扯出来的肛珠串悬垂着,发出震动的嗡嗡声,清澈的肠液从珠串上滴下来,
聚成一小滩水洼。

  而此时,大青花鱼在痛痛快快的排泄玩以后,面对的,则是更加恐怖的责罚。

  拘束的台子被移动,对准大青花鱼后庭的,是一台炮机,上面的橡胶假阴茎
和塞进射水鱼身体里面的相比有过之无不及,并且上面不只是凸起,还有无数的
软刺和各种样子的瘤子。

  随着开关打开,炮机狠狠地插入了大青花鱼的后庭里面,然后迅速开始了疯
狂的旋转抽插,弄得大青花鱼尖叫连连,脚上也没有放过机械手握着毛刷,分别
照顾了两只脚的脚跟,前脚掌和脚心部分,脚趾缝被插入了飞速旋转的绒毛棒,
一刻不停的挠着脚趾缝。大青花鱼的脚早就被弄得动弹不得,脚踝被死死地箍住,
脚趾被绑死,两只玉足如同案板上的肉一样任人宰割。剧烈的痒感和强烈的快感
让大青花鱼失去了对尿道的管控。伴随着不情愿的喊叫声。一股清亮的尿液从尿
道里面喷涌而出,在空中划过一条优美的抛物线后浇在了假阴茎上。假阴茎上的
掺有媚药的润滑液,黏腻的肠液以及刚喷出来的尿液拌在一起进入了大青花鱼的
后庭里面,每一次的抽插都会带出来一小段肠肉,粉嫩的肠壁暴露在空气中,因
为挥发导致媚药可以更快的发挥作用,这样子,不出意外的话,大青花鱼很快就
会变成一个因为后庭被玩弄而高潮的贱鱼了。

  而小男孩也因为这一幕又喜又气,虽然说这一幕真的很好看,但是大青花鱼
漏尿的毛病真的不怎么样,打扫起来很是麻烦。

  「啊啊,嗯,嗯呐,不要呀……放过我,放过我!唔啊哈哈!停下来呀!」

  在痒感的压迫下,这是大青花鱼用尽所有理智发出来的求饶声。

  但是,回答她的,只有小男孩冷冷的一句「你就在这里被炮机干一个晚上吧。」

  然后,大青花鱼就被丢在那里,强迫享受与炮机的交欢。而小男孩则是推着
绑着射水鱼的拘束台,走进了另一个房间里面,然后关上了门。

  大青花鱼绝望的看着门关上,自己却只能接受这一切。而射水鱼进入的,则
是一个更深的地狱。

  ……第二天……

  一晚上的炮机疯狂劲爆抽插和脚底挠痒后,大青花鱼的体力早就接近透支,
嗓子也叫的哑了,地上满是尿液肠液和各种奇怪液体的混合物,身体对于炮机的
抽插依旧敏感,脚底对刷子的挠痒依旧准确,但是这些只能让大青花鱼抽几下身
子,发出一点细若蚊叫的声音罢了。

  而这时候,那个房间的门打开了。

  小男孩推着台子出来了,上面的射水鱼早就换了个姿势,身体变成了X形,
全身脖子以下涂满金粉,屁股里面的那根电棒依旧在散发着微弱的电流,但是最
让别人惊奇的,是射水鱼的阴蒂。被一晚上的改造和药剂注射过后,从原本小小
的一颗,变成了足足和大拇指一样粗细长短的尺寸。虽然说不上是巨大化,但也
能够吸引眼球了。而且脚部和阴蒂分别接受了性器化改造,现在,只要阴蒂一旦
被玩弄,或者是脚部的一阵瘙痒,都可以让射水鱼高潮出来。

  「怎么样啊射水鱼姐姐,这样子的身体,喜欢吗?」小男孩倒了一点润滑液
到手上,握住那根阴蒂,慢慢地揉搓着,手指也时不时按住阴蒂,稍微的掐一下。

  射水鱼可受不了这种刺激,她现在忍着不让自己高潮,一旦淫水喷到小男孩,
那么可不仅仅是掐阴蒂这么简单了。

  等到玩够以后,射水鱼已经是精疲力尽了,小男孩也知道她现在离高潮只差
一步,但是就这么高潮出来也未免太便宜她了。

  一个打孔器放到了射水鱼的阴蒂上。

  「射水鱼姐姐,你看看要不要我给你装一个小饰品呢?」

  「不……你,你快放开我!」射水鱼扭动着自己的身体,但是一瞬间,痛感
就从自己的阴蒂上传来。经过了一晚上的身体改造,射水鱼的身体早就把痛感等
同于快感,一瞬间,淫水和尿液一齐迸发出来。射水鱼的名字可以说是在实际中
表现了出来。

  一枚精致的阴环扣在了阴蒂上,乳头也没有放过,打孔器的咔嗒两声后,随
之而来的是更进一步的连续高潮,直到尿液尿光,淫水喷尽,射水鱼才无力地把
脑袋歪到一边,呼吸着充满体液味道的空气。

  但是穿环只是开始。

  小男孩拿出了几根细铁链,其中一根大概只有八厘米左右,扣在了两个乳环
上,使其链接起来,有一根更短的,则是让链接乳环的铁链与项圈连起来,这样
子只要射水鱼稍微动一下脖子,乳头就会被撕扯。还有两根长一些的,则是把乳
环和阴蒂环链接起来,长度也是刚刚好,充血肿胀的阴蒂被铁链拉扯起来后,就
像是一根小肉棒一样。而且只要现在射水鱼的身体动一下,那么乳头和阴蒂都会
遭受致命的快感打击。

  脚趾上的镣铐换成了细铁环做成的脚趾铐,每根脚趾绑好后,向后扳过去与
阴蒂环链接,这样子射水鱼的阴蒂不仅会被向上拉扯,也会被向下拖拽。阴蒂成
了全身各个点位的连接枢纽,所以这里也会被集中调教。

  等到关键部位都链接好了以后,小男孩把一个装置放到了射水鱼的腰部附近,
那是专门用来刷阴蒂的机器。用铁环勒住阴蒂的根部,使其因为充血而更加肿胀
与敏感,然后两根软硬适中的毛刷蘸取了掺有媚药的润滑液后,开启高速模式直
接朝勃起的阴蒂刷了上去。

  「呀呀呀呀!!啊啊!!放过我啊啊!!不!!」

  突然间,强烈的快感和尿意又一次从射水鱼的下体直冲脑门,身体因为阴蒂
上的刺激不由得挣扎,但是换来的只有乳头和阴蒂被各个方向的铁链来回拉扯,
不仅没有降低快感,反而徒增了更多的刺激。肛穴里面的假阴茎也开始放出微弱
的电流,后庭地酥麻感觉让射水鱼不由自主地加紧那根电棒,但是换来则是更加
高额的电流。

  不过,还是觉得少了些什么,嗯,缺少了灼热感。

  于是三根点着的蜡烛被放到了乳环和阴蒂环的下面,蜡烛的外焰炙烤着铁环,
很快,温度就顺着铁环到达了这敏感的三个点位。灼热感,快感,痛感一齐冲进
射水鱼的大脑,这让她除了惨叫什么也不会了。

  「啊啊啊!小祖宗,不,爷爷!放过我,我要死了啊,求求……唔唔——!」

  此时的射水鱼也顾不得什么尊严问题了,但是还没等把话说完,一根固定着
假阴茎的塞口球就直接捅进了射水鱼的喉咙里,固定皮带在脑后咔嗒一声锁死,
宣告了射水鱼的说话权利就此被剥夺。

  长度和粗细都和黑人一样的假阴茎塞满了射水鱼的口腔,龟头部分捅进了喉
咙里。虽然从外面看,射水鱼只是戴了个口球而已,但是她所承受的,不止一个
口球。

  舌头被压住,口水没法咽下。伴随着每一次的喘气,大量的口水就会从口球
的孔洞里面喷出来,落在射水鱼的胸口上,打湿了一大片的面积。

  这时候,射水鱼的放置就已经开始,大青花鱼那里也该结束了。

  停下了炮机,然后粗鲁的把假阴茎拽出来。

  噗噜噜噜……

  粗大的阴茎配着大股的肠液拉扯出来,一起被拉出来的,还有大青花鱼的肠
道,一晚上的粗大阴茎的抽插已经让她的屁眼完全无法合拢并且肛脱。被炮机糟
蹋成了鲜红色的肠壁正暴露在空气中,肠液顺着滴下,如同一根小尾巴一样。

  只不过大青花鱼肯定不喜欢这根尾巴。

  脚部的拘束被解了下来,大青花鱼抓住这个短暂的时间活动着自己的脚趾,
但是还没有一分钟,两只脚又被塞进了一个盖着黑布的塑料箱子里面,然后又被
锁死。

  「唔,你这,又干什么啊!」大青花鱼很快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似乎有什么
东西在自己的脚上落下又起飞,还在爬行……

  「临行前的小礼物啊,来,看看!」

  塑料箱子上的黑布被撤走,露出来的,是里面的几百只蚊子,以及大青花鱼
的两只爬满蚊子的脚。

  「啊呀呀!不要啊!你,你无耻!」

  大青花鱼拼命地甩动自己的小脚,但是里面的蚊子更加饥饿,已经很长时间
没有吸血的蚊子看到了新鲜的血肉后立刻扑了上去,哪怕是甩动也不能把它们赶
走。很快,大青花鱼的脚上全是黑色的文字,脚跟,脚心,脚趾,还有因为挣扎
时暴露的脚趾缝……

  半分钟不到,大青花鱼就感到自己的脚上传来了痒感,而且越来越强烈,小
男孩也确认好了时机成熟后,把大青花鱼的脚从箱子里面拿了出来。白皙的小脚
上面布满了发红的肿包,和原先比,整只脚几乎大了一圈,大青花鱼不安分的搓
动着自己的脚趾想要解痒,但是换来的则是更多的痛痒感。

  不过,要是这么就把自己放回去了,也不算太坏,一天就可以消下去了……

  大青花鱼这么天真地想着。

  然后,一双白色的露趾高跟凉鞋拿到了她的面前,正是自己原本的那一双,
只不过已经变得,有些奇怪。

  脚被塞进了鞋子里面,原本就因为肿胀打了一圈的脚就已经感到了压迫感。
脚趾上,则是铁制的脚趾铐,每一根都铐得死死地,而正对着脚趾肚的鞋底,也
装上了铁制的钝刺,只要一接触就是痛感,而且不会刺破皮肤,唯一可以避免被
扎到的方法就是抬高脚趾,但是这一个动作在脚趾铐和高跟的情况下变得异常困
难。

  脚心也没有被放过,粗糙的鬃毛紧贴着娇嫩的脚心窝,鞋底装上了触压板,
只要一走路,触压板就会带动厚鞋底里面的机械装置刮蹭大青花鱼的脚心。

  鞋子的系带也换成了特殊材料,在咔嗒一声扣死以后,没有遥控器是绝对解
不开的。

  当然,遥控器就在小男孩的手里。

  给大青花鱼穿好鞋后,腿部又被固定,朝两侧打开,分成了一百八十度,小
穴和肛脱的后庭一览无余。

  只不过这一次,小男孩的目标,是大青花鱼的尿道,管不住自己尿道的坏孩
子真的需要教训一下。

  一包吸水树脂小球,每个直径只有几毫米左右,然后用一根小棍送进膀胱里
面。

  大青花鱼很快就明白了要发生什么了,分开的两腿根本没有任何力气,只得
看着那一粒吸水树脂朝着自己靠近。

  「不……不要……不要用这个,只要不用,我做什么都可以……」

  「是吗?」小男孩把那颗树脂贴到尿口上,然后用那根小棍子顶住,「那就
让我把你的膀胱塞满吧。」

  「呀呀!不要啊……」

  筷子粗细的光滑木棒径直捅进了紧密的尿道,推送着那粒吸水树脂前进。摩
擦的刺痛感让大青花鱼疼的嗷嗷直叫,但这只是为小男孩徒增了一个悦耳的背景
音乐罢了。

  等到这一颗好不容易送进去的时候,一颗新的有抵在了尿道口处……

  ……

  「唔,唔……」

  塞树脂的过程持续了半个小时,大青花鱼的尿道和膀胱里面塞满了吸水树脂,
而且受到膀胱里面的尿液的浸泡后很快就开始膨胀。大青花鱼感觉自己的膀胱快
要憋炸了,但是只能尿出来一点点。这意味着大青花鱼的膀胱几乎丧失了存储尿
液的能力,只能不停地漏尿,憋尿也毫无用处,根本撑不过五分钟。

  射水鱼身上的拉珠被取走,解开束缚的一瞬间后,如同被抽走骨头一样瘫软
在地上。

  一双白色的长筒丝袜被套在了射水鱼的脚上,然后穿上了和大青花鱼一样的
改造凉鞋。把那根金属电棒取走后,射水鱼也肛脱了。

  「嘛,行了,我也玩够了,给你俩一个挑战。你们可以穿衣服,但是身上的
东西一样不能少。不准洗脚,就穿着这双鞋子两个月,我会不定期检查的,要是
完成了,那就帮你们脱下来,怎么样?」小男孩掐了掐大青花鱼的脸蛋。

  但是没有回复,只有两个人的喘息声。

  ……

  接下来的两个月里面,两条鱼鱼过的并不自在。

  脚被禁锢在凉鞋里面,没办法脱下来,每次出击后脚上全是海水,但是没有
办法洗脚,晨练的时候脚上出汗也只能忍着。所以没有几天,两个人的脚上的味
道就变得很不妙。

  大青花鱼尽力避免出门走路,脚上的脚趾铐让她的脚趾一直在被禁锢,一旦
脚挨地,鞋子的鬃毛就会疯狂的刮蹭着大青花鱼娇嫩的脚心,脚趾铐也会把脚趾
按在钝刺上,疼痛感和痒感一并刺激着大青花鱼,她都后悔自己长出了这双脚。
有一天她真的想把脚给切下来,但是被射水鱼制止了。

  阴蒂的巨大化让她在穿上内裤的时候,布料的摩擦就能够让她高潮一把,她
的内裤经常是湿的,但是也没有办法。而且身上的乳环和阴蒂环的链接也太过于
显眼,活动起来也不舒服,因为一旦抬个手或者是扭个身子,都会牵扯到身上的
铁链,拉扯着乳头和阴蒂,全身酥软然后躺在地上高潮不止。

  脚上的白丝袜也很快就脏掉,脚趾和脚跟的位置上已经发黑发硬。但是她努
力的不去洗脚,就算是味道已经很刺鼻她也尽力忍住。天真地相信着那个所谓的
挑战承诺。而大青花鱼则比较机灵,把脚放进水桶里面,用水泡脚,接着把露在
鞋子外面的皮肤清洗一下,以后再用毛巾沾干净。

  不过,这个小把戏绝对瞒不过小男孩。

  大青花鱼尿道和膀胱里面的吸水树脂在长时间的吸水浸泡后,已经变得最大
化,能留给膀胱储存尿液的地方几乎没有,并且经常的漏尿让薄薄的内裤无法承
载。所以每天大青花鱼的连衣裙里面,穿的不是内裤,而换成了纸尿裤。

  被蚊子咬的肿胀的脚,就这样,两条鱼鱼不自在的生活了一个多月后,又再
一次地被叫到了原来的那间拷问室里面。

  让射水鱼没有想到的是,脚上的那双凉鞋,真的被取了下来。

  「唔,谢谢……」

  射水鱼活动着被禁锢了一个多月的脚趾,但是脚上的强烈味道让她并不想去
碰。

  「没什么的,毕竟你遵守了诺言嘛,来,洗个脚。」

  小男孩把一盆热的水端到射水鱼面前,香皂和毛巾也放到了旁边。

  「至于她嘛……不守信用的孩子就应该被惩罚」

  旁边,大青花鱼收到了和射水鱼一样的配置,阴蒂巨大化,穿孔,佩戴阴环
乳环,然后连在一起。并且,后庭被塞进去一节粗大的布满毛刺的麻绳。尿水不
停地滴下,脚上的鞋子开启了自动模式,鬃毛以飞快的速度刮挠着脚心。

  而射水鱼只是在洗着自己的脚,洗干净以后,洗脚水被立刻端走。

  「你这是……」

  「惩罚啊,惩罚,你,先去用脚把她屁股里面的绳子拽出来。」

  射水鱼看向了大青花鱼,抿了抿嘴,然后走到大青花鱼的屁股后面,伸出左
脚,用脚趾夹住了麻绳伸出来的一小部分,然后拉动……

  「呀呀!啊啊啊!!!」

  坚硬的毛刺刮蹭着大青花鱼敏感不堪的肠壁,留下了细小的许多伤痕。而且
因为操作问题,拽出来的过程不是很顺利,时不时的拉出来,然后又送回去,小
幅度的粗糙物品的抽插让大青花鱼快要疯了。而且麻绳也会吸收肠液变得更加的
粗大,使毛刺更加贴近肠壁,并且插进去得更深。

  好不容易把麻绳拔出来后,一个更大的问题来到了射水鱼面前,如何把脱出
来的直肠塞回去。

  很明显,还得用脚。

  慢慢地用脚尖碰出到肠壁,然后缓缓地塞了进去。

  「行了,没你的事情了。」小男孩拿出一个塑料瓶,把瓶底对准大青花鱼的
后庭,然后一口气塞了进去。

  「啊呀呀!」

  啪。

  小男孩扇了大青花鱼一巴掌,然后把一个漏斗塞进露在外面的瓶口里面,之
后,把那盆热的洗脚水倒进了瓶子里面。

  「不!!!烫啊!!!」

  大青花鱼发出了撕心裂肺一样的叫声,热水灌进瓶子里,和肠壁紧密接触,
虽然达不到烫伤的标准,但是温度和刚才留下的细小伤痕,对大青花鱼已经是一
种折磨了。

  而且脸部还有一副特别的面具,那就是射水鱼穿过的凉鞋,疼痛感让大青花
鱼不由自主地喘粗气,但是吸进肺部的,只有浓烈酸臭味道的空气罢了。

  而射水鱼,虽然可以从鞋子的折磨中解脱,但是现在,也不会有什么好的待
遇。

  身体重新被绑在台子上,脚、手和头绑在同一个水平面上,屁股撅的高高的,
一个巨大的灌肠液注射器展示在了射水鱼的面前。

  里面装的,是小男孩刚刚收集来的污物。

  嘴巴被勒死,发不出任何的求饶声。只能看着那个灌肠器的注射口塞进自己
的后庭,然后里面的污物一点点的塞进自己的后庭里面。

  里面的空间正在不断地缩小,污物在注入,扩充着自己的后庭。射水鱼也在
极力地挤压直肠,收缩括约肌,但是长时间的肛门扩张让她的努力微乎其微。等
到全部被塞进去以后,射水鱼感觉自己的肚子快要被撑爆了。

  而且,为了防止她控制不住阀门,那双穿了一个多月的脏臭的白丝袜被塞进
了后庭里面,并且用一个巨大的肛塞堵住。

  「怎么样,喜欢吗?接下来的二十四小时你都要这样子度过,那么,我先去
玩大青花鱼了。」

  「唔!」

  射水鱼疯狂的摇着头,但是小男孩却并没有理会。走到大青花鱼旁边后,拔
出了瓶子,把里面的的热水倒掉。然后重新的塞了回去。

  这一次倒进去的,是布满冰碴子的冰水。

  刚开始,大青花鱼觉得很舒服,因为瓶子还残留着刚才的余热,但很快,这
份余热就被凉水消耗殆尽,取而代之的则是刺骨的寒冷。

  冰水遇到了因为刺激而充血的肠壁,大青花鱼觉得自己的后庭已经失去知觉
了,让她疼的哭爹喊娘。接下来的十多分钟里面,大青花鱼后庭的瓶子里面一直
被重复地倒入冰水与热水。解冻后又被加热,后庭处的冰火两重天让大青花鱼的
肠液如同射精一样的喷出来,溅得满地都是。

  正当小男孩玩的正开心的时候,身后的射水鱼突然发出了一阵尖叫,刚顺着
声音扭过头去看,原本堵在射水鱼肛门处的肛塞突然间就像是火箭一样的喷射了
出去,砸在天花板上发出叮咣的响声,而塞在射水鱼后庭里面的污物和白丝袜一
起喷射出来,就像是喷泉一样,然后尽数落在射水鱼的身上,包括那张可爱的脸
蛋。拷问室里面顿时充满了臭味,而射水鱼也因为这股味道,差点就要吐出来。

  「射水鱼吗?我看你已经不只是射水了啊,亏我还这么信任你,看样子你也
需要一些教训。」

  拔走大青花鱼后庭里面的瓶塞,捡起那两条被冲出来的丝袜塞进了大青花鱼
的屁股里面。

  「在用你的肠液洗干净之前,你就一直塞着吧。」

  小男孩洗干净了手,然后架起高压水枪,对准射水鱼的身体,打开了阀门,
强烈的水流冲刷着射水鱼身上的污物,也清洗了她的皮肤。等到身上洗干净后,
小男孩把水枪的喷头塞进了射水鱼的屁股里面,然后开启水流,等到灌满整个直
肠后,在拔出来。射水鱼努力不想拉出来,但是一拍屁股,射水鱼柔弱的括约肌
就立刻开了阀门,把黄色浑浊的水喷的满身都是,等到喷完以后,新的一轮清洗
又开始了……

  直到流出来的水都是清水,小男孩才满意的收手。

  射水鱼的脚,也因为刚才的痛苦对待而扭曲的不成样子,用力分开然后扳过
去的脚趾如同一朵盛开的花。这也为小男孩提供了新的想法。

  一捆小拇指粗细的绳子很快就被绑在了射水鱼的脚上,就像是给上身使用的
龟甲缚一样的绑缚方法,给射水鱼的脚绑了个结实,脚背和脚心上上是漂亮的绳
子网格,一根根的脚趾被绑住,脚趾缝也被塞入了绳子,使得脚趾会因为充血而
肿大,但是不会坏死。并且可以让脚趾很难动弹,走路的时候,脚掌依旧会碰到
地面,并且脚趾会因为翘起,摩擦粗糙的绳子而带来痒感。

  当然,要是只是绳子,可不能保护好脚。

  小男孩把一些蜡烛用的蜡块融化在一个铁锅里面,等到全部化为蜡液后,抓
住射水鱼那双被绑的漂亮的小脚就按了进去。

  「啊!!!」

  屋子里面回荡着射水鱼的惨叫和大青花鱼的呻吟。

  可爱的小脚在透明的蜡液里面无助的挣扎,泡了几秒后就会被拿出来,等到
脚上面的蜡液干的差不多了以后,就会继续被按进蜡液里面,如此重复……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再一次从蜡液里面被拿出来的时候,射水鱼的脚已经
裹上了一层厚厚的蜡,并且凝固后的蜡呈现出的是一种半透明的样子,配合着脚
上的绳缚,看起来更像是一件艺术品。

  「那么,不听话的射水鱼姐姐,接下来的时间里面,这个就是你的新鞋子了,
多好看啊,嗯,真的很好看!」

  射水鱼并没有去理会他,只是把头扭到了一边。

  鱼儿落网以后,还能逃到哪里呢?只不过,是还能多挣扎一会罢了。

                end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微嗔 金币 +11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 2019-10-10 23:28
1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0-15 1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