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版务] 【伪原创作者、其他极其恶劣行为作者禁访公示贴】(更新至3楼)

13

【伪原创作者、其他极其恶劣行为作者禁访公示贴】(更新至3楼)

  各位会员大家好。

  本版属于色城◇原创馆,收录的自然是原创作品。

  但是,经常有作者使用复制粘贴的手段把其他文章的内容加入自己的文章里,
然后把此类文章发表到原创馆。

  因严重抄袭被禁访的作者有很多。

    考虑到抄袭的现象屡禁不绝,经管理讨论决定。本帖公开原创馆所有因抄袭
被禁访的作者,分别包括:

    1.抄袭证据确凿还死不承认的作者;

    2.抄袭后死不悔改的作者;

    3.多次抄袭的作者。

  最后,附上版规链接,希望不论是作者还是读者,在发帖回帖前都能仔细阅
读版规。

    【色城—成人文学原创区总版规】

[ 本帖最后由 逍遥夢 于 2018-11-23 10:49 编辑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13

TOP

  第一位不承认抄袭的作者——地狱蝴蝶丸,伪原创作品《我的女警妈妈》,
抄袭了《情感意外》。

    ※    ※    ※    ※    ※    ※    ※    ※

  之前,地狱蝴蝶丸由于抄袭,被扣到负分。他去悔过区发悔过贴,字数不足,
按照版规禁访。本来以为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没想到今天他在另一个网站上发
文了,而且辱骂文区管理,还说是被莫须有的抄袭罪名把他逼走了。

  首先,查重的是我这个新人龙葵,扣分的是我,认定悔过贴字数不足的还是
我。

  其次,本来想在那个网站举报他抄袭的,结果把那个帖子和回收站的帖子一
对比,他在那个网站新发的内容已经修改过了。

    既然认为自己的抄袭是莫须有,那为什么还特地修改被我认定是抄袭的部分
呢?还有,悔过区还有承认抄袭的回复。

    最后,不是管理逼走你的,是你因抄袭被我们赶走的。

  当时查重的时候是从第四篇开始的,然后查到第三篇,两篇帖子的扣分已将
其扣到负分,按照版规,0级的账号不再受扣分处罚,所以并未对其一二章进行
查重。

  鉴于其态度恶劣,在外站不承认抄袭,我特地给出第三四章抄袭对比。

    提醒各位会员,其抄袭的是一篇奥特曼男同文《情感意外》thread-10169990-1-1.html
请接受不了同性描写的会员做好心理准备。谷歌搜索「扎基x奈克瑟斯的「情感
意外」」可以找到。

    抄袭文viewthread.php?tid=10163739&page=1#pid104121145

    viewthread.php?tid=10169774&page=1#pid104155044


这是他的不合格的悔过贴的内容,他在里面承认了抄袭,虽然把锅甩给了“朋友”。







    附上抄袭部分。左列为伪原创文《我的女警妈妈》节选部分,右列为《情感意外》。



第三章抄袭部分

「好啊你,骚娘们,你厉害是吧。那我倒要看看你救不救得了自己。」男人
压低声音威胁妈妈。

  「!」
「 好啊你,躲是吧,你厉害是吧。那我倒要看看你救不救得了自己。」

「 !」
  而紧接着一个完全代表着侵略和破坏性的吻,在妈妈震惊和不断歪转头部的
躲闪里面,那个男人完成了这个几乎全部由啃咬吮吸完成的吻。

  妈妈抬起头来时,我看到妈妈被咬肿的嘴角已经变得红肿圆润起来。水汪汪
的样子更加惹人恋爱,赤裸裸的诱惑。

  男人有意地朝妈妈笑,传达着未来更多惩罚的恐怖信息,还舔舐着嘴唇和口
腔。连我看了之后,心里都会一阵发毛。他停了5秒,这是恐吓时间。五秒过后
,是下一波威逼。  男人空出来的手在妈妈纤细的腰身上游走,放慢了速度去抚摸肋骨和胸腔,
在这种不明所以但是目的又逐渐明朗起来的动作里,身下的妈妈终于开始微微发
颤。我下意识的抓紧了门框,预感到了接下来又会发生的事情。

  妈妈扭动着,可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摆脱不了身上的咸猪手。

  「放开我!再不放开我,我就喊人了。」妈妈有些心虚的说道,实际上她听
到了楼道里面的人正在大声的聊天。
一个完全代表着侵略和破坏性的吻,要说扎基是第一次实验也好,是故意的也
对,在奈克瑟斯震惊和不断歪转头部的躲闪里面他完成了这个几乎全部由啃咬完
成的吻。

  抬起头来时嘴里只有一股血液的腥咸,他看到战士被咬破的嘴角还挂着溢出
的血丝。

  他有意地朝他笑,传达着未来更多惩罚的恐怖信息,还舔舐着嘴唇和口腔。
本来是象征性的动作,在过程中倒是惊讶的发觉除了那家伙血的味道以外,还有
一股跟他身上一模一样的,甜甜的味道。

  这可真是有趣了。

  扎基停了5秒,这是恐吓时间。

  五秒过后,是下一波威逼。

  空出来的手在纤细的腰身上游走,放慢了速度去抚摸肋骨和胸腔,在这种不
明所以但是目的又逐渐明朗起来的动作里,身下的战士终于开始微微发颤。

  论谁的咸猪手在调情似的摸自己,都会受不了的吧。别说是敌人了。
  「……滚。」男人完全无视妈妈的话,他享受这种摆布一切的感觉,张口就
在妈妈不远处的脖根上啃咬了起来。吮吸着滑嫩的皮肤。
  「 ……滚。」「?」「 这点还真是跟诺亚如出一辙啊。」扎基居然没有生气,他
享受这种摆布一切的感觉,张口就在不远处的脖根上咬了一口。
  妈妈扭动着身体,直到后者把手滑向来她的两腿之间。她才真的慌张了,妈
妈没有想到这个家伙来真的!连那副向来淡然的神情也消失了大半,扭动身子拼
命挣扎。

  我伸长脖子,看见那只手掀起妈妈的裙子,卡进了她的两腿,在里面不安分
的摩挲。

  「你到底想干什么?!」妈妈有些底气不足,声音压得低低的,像是从牙缝
里挤出来的话。虽是言语上的抗拒,但是我很清楚的看见,在男人的手伸进妈妈
的裙子里是,身体轻微的一震。

  「我说了,这次的交易。你是没有反悔机会的。放心,我不是那种不讲信用
的人,结束之后,我会把第二个情报交给你的。」

  不等妈妈有反应时间,男人就把他的脏手给塞了进去,他进入的极粗暴,简
直要一股脑儿的把手指都塞进去。看着妈妈苍白的表情,也不知道当时妈妈是什
么感觉,除了刷的一下脸变白之后,就没有其他的表情了。
  感到恶寒的奈克瑟斯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他变化的表情,直到后者把手滑向来
他的两腿之间。

  这下他真的慌张了,连那副向来淡然的神情也消失了大半,扭动身子拼命挣
扎。

  可是扎基再次吻了上来,这回他学会了咬回去,但是换来的是扎基对他喉结
猛然的一口,生疼。以及那只手卡进了他的两腿,在里面不安分的摩挲。

  「你到底想干什么?!」 扎基就喜欢他气急败坏的样子。

  「我说了,我要诺亚。」 「 ……」战士突然咬住下唇不说话了。

  「做不到是吗?」黑暗巨人已经找到了那个入口,并且把手指刺了进去。他
进入的极粗暴,简直要一股脑儿的把手指都塞进去。从未开发过的洞穴小而紧致,
被这样塞入张开实在是太疼了,疼得没法说,就像我的胳膊疼和我的牙疼两者是
没法比较的,而且神经越密集敏感的地方就越疼。
  男人没有停止动作,他像小矮人一样趴在妈妈身上,毫不介意地在妈妈身体
里面胡作非为地搓挖,甚至顺着体液的润滑开始抽插。

  「看啊,你的身体在被手指侵犯呢?」

  「啊——」妈妈忍不住低低叫了一声,随后就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巴狠狠不让
自己发出什么声音来。楼下的聊天声不断传来,妈妈不敢让人发现。

  他加快了手指进入与抽出的动作,还不断在里面搅动,可是他的身体却没有
耐性。只见男人突然腾出一只手开始解裤子。打开的生殖腔里被思考弄得莫名兴
奋的性器已经涨大红肿,高高地扬着头。接着他开始脱妈妈的裙子。并且捏住妈
妈的脚踝,将她的大腿按在胸前

  妈妈的眼神已经变得迷离,她软绵绵地瘫在墙边,因为其他人在楼道,她根
本不能去反抗。只能任由别人摆布。这个家伙强硬地掰开了妈妈的大腿抬起她的
腰身,两只手像是焊在了她的腰上。
  勾擦着柔嫩的内壁,毫不介意地在里面胡作非为地搓挖,甚至顺着血液的润
滑开始抽插。

  「看啊,你的身体在被手指侵犯呢?」他加快了手指进入与抽出的动作,还
不断在里面搅动,奈克瑟斯的双腿把他的手臂夹得紧得要命,同时也绷紧了身体,
穴内毫无疑问在紧紧吸住他的手指。

  「你是不是其实也觉得很舒服?」后穴在手指的操弄下竟然有了奇怪的欲望
和满足,这让奈克瑟斯红了脸,耐着嗓子里的声音不说话。

  可是扎基没有耐性。

  这种事情扎基原本没什么兴趣,他全部的兴趣都在打倒诺亚身上。可是现在
不一样了。看着身下这张和诺亚相似的脸,他只想看到更多,更多诺亚绝对不会
露出的表情。

  打开的生殖腔里被思考弄得莫名兴奋的性器已经涨大红肿,高高地扬着头。

  随着这一幕和双手被松开,奈克瑟斯用力地杂乱地捶打他,看起来毫无章法,
但是怪不得他,就算有丰富的战斗经验,那个沉着冷静的战士还是在要被侵犯前
手足无措了。尤其是扎基的架势,这个家伙强硬地掰开了他的大腿抬起他的腰身,
两只手像是焊在了他腰上。

第四章抄袭部分

 巨大的性器没有经过主人允许就没入了身体。并且没有征兆的深深埋进体内
的粗大的性器就已经动了起来。

  「好、好痛……」妈妈皱起眉头,更是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声音发出
去。但是一个个呻吟还是如同关不住的鸽子一般,从妈妈的喉咙里面飞出来。
「嗯……嗯、唔、嗯嗯、啊……」
  巨大的性器没有经过主人允许就没入了洞穴。

  奈克瑟斯倒吸一口冷气,赶在自己喊出来之前捂住了自己的嘴。这痛楚太过
尖锐,也太过羞耻了。他狠狠的瞪着扎基,不甘心的曲起双腿,试图用膝盖抵挡
扎基进一步的侵入。
  男人根本就不管对方能否接纳,能否承受这样的动作,他的内心充满着某种
莫名的污秽的欲望。这种东西,他渴望了很久了。
  扎基根本就不管对方能否接纳,能否承受这样的动作,他的内心充满着某种
莫名的执念继而转变成了破坏的欲望,于是就由着巨大的性器深深的捅入紧致的
穴口,柱身摩擦着脆弱的内壁,使原来就已经撕裂的伤口在碾压下不断的扩大。
以至于不断有有血液顺着交合的部位溢出,扎基暴力的举动倒也不负了他暗黑破
坏神的名号。
  我清晰地看见了妈妈的下体。已经肿胀到了极点,对方的抽插毫无节奏杂乱
无章,不断增多的疼痛反复的刺激着妈妈,反射性收紧着的穴道就像是欲拒还迎
一样。妈妈的表情变得魅惑迷离,表情变得似乎有一丝丝的享受,但是妈妈又把
自己的嘴唇咬的紧紧的,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来,简直不要太诱惑了。
 奈克瑟斯的感觉更糟,他咬紧了下唇试图忍耐那些痛苦,未经人事的后穴被
撕裂着被强迫着承受不合尺寸的东西,汩汩流出的血液却不合时宜的充当了润滑
剂反而为对方在穴道内的开扩增加了便利。对方的抽插毫无节奏杂乱无章,不断
增多的疼痛反复的刺激着自己,反射性收紧着的穴道就像是欲拒还迎一样。
  「……啊啊——!」

  男人调戏一般玩弄着妈妈的尊严,身下性器又凶悍的抽插了起来。已经达到
了顶峰,最糟的是那遭受了残忍对待的似乎甚至已经痛的麻木的洞口在被对方的
性器摩擦到某些位置的时候依旧会无法控制的收缩,也同时带来了令妈妈身体痉
挛的快感。

  更多的喘息与呻吟从妈妈嘴里传了出来,我揉了揉自己的耳朵,想把声音全
都听清楚。
  「……啊啊——!」在对方放慢速度的间隔中还未喘上几口气的奈克瑟斯又
一次被痛苦包围,没有忍住而发出了一声哀嚎,然后他就对上了扎基那双猩红的,
充满了得意的似乎还在向他耀武扬威的眼睛。

  性器又凶悍的抽插了起来。痛苦已经达到了顶峰,最糟的是那遭受了残忍对
待的似乎甚至已经痛的麻木的后穴在被对方的性器摩擦到某些位置的时候依旧会
无法控制的收缩,也同时给奈克瑟斯带来了令他身体痉挛的快感。

  更多的喘息与呻吟从他的喉咙里传了出来,反正捂也捂不住了,奈克瑟斯索
性咬住了自己的手背,尽管已经咬破了皮肤,被对方操弄的眼角含泪,但是奈克
瑟斯依旧强行不发出一点声音。
  深埋在对方体内的性器在对方体液的混合纠缠下又摩擦了起来,不断制造着
快感的情况下还有意无意的给予了甬道温柔的厮磨,给对方带来了窒息般的快感。
时不时猛烈收缩的穴道就是最好的证明。
  深埋在对方体内的性器在血液和对方体液的混合纠缠下又摩擦了起来,不断
制造着痛苦的情况下还有意无意的给予了甬道温柔的厮磨,给对方带来了窒息般
的快感。时不时猛烈收缩的穴道就是最好的证明。
  白色的性器无节奏的抽插,两具肉体相撞而溅起了一片液体,我被这一幕彻
底烧红了脸,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已经湿透的内裤。没想到,妈妈的这一切都被
作为儿子的我尽收眼底。
  ——因为目前这个体位的原因,奈克瑟斯只要稍一低头就能看见对方的性器
捅进自己身体的情景,黑色的性器无节奏的抽插,两具肉体相撞而溅起了一片液
体,奈克瑟斯被这一幕彻底烧红了脸,慌忙的偏头,然后因为穴道某一点被冲撞
而惊叫出声。
  「停下……快……嗯啊……停下……」忍受不住这样刺激的妈妈茫然的摇着
头。于是男人就真如戏弄他一般的停下了,欣赏着对方露出的泄气般的忍耐着的
表情。然后开始下一轮。

  如此反复几次,妈妈的意识已经全然模糊,只有本能的律动。不管是体内物
体如何的运动,她都会发出意义不明的甜腻呻吟喘息。
  「停下……快……嗯啊……停下……」忍受不住这样刺激的奈克瑟斯茫然的
摇着头。于是扎基就真如戏弄他一般的停下了,欣赏着对方露出的泄气般的忍耐
着的表情。然后开始下一轮。

  如此反复几次,奈克瑟斯的意识已经全然模糊,区分不出痛苦和快感。不管
是体内物体如何的运动,他都会发出意义不明的呻吟喘息。
  男人索性就慢慢的扶起她。意识游离的妈妈下意识的靠向了男人的胸口无意
识的摩擦。男人瞄了一眼怀中的人。娇艳的面孔,赤裸的下身,迷离的眼神和紊
乱的呼吸,双腿还保持着大开的样子,徐徐的液体不断的流出。

  他就着这个姿势从妈妈的身后抱紧了他的腰。我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

  男人扬起嘴角,两臂从后面抬起了妈妈白滑丰满的臀部,并且还不放过这个
机会的使劲揉捏。在迷迷糊糊的妈妈做出下意识的反抗之前,他已经把充斥着黏
腻液体的洞穴往自己的分身上直直地捅下去,猛然之间的绝对深入让妈妈一下子
叫了出来,带着朦胧微哑的嗓音,尾调上似乎还带着打颤。

  「不要了……不要了……」

  「不要?一会说要一会说不要。那我就这一次,让你爽个够!」

  疼痛好像千万的碎片在体内搅动,可是更叫人害怕的是仿佛从骨髓里诞生的
致命诱惑。弥漫全身的沸腾粒子叫嚣着剥夺理智,比烈酒更叫人失去本性的,不,
是将人的本性完全剥出,不惜将光鲜亮丽的外皮血淋淋撕下的是本能最初级生物
的本能。
  混浊的液体充满了后穴,释放了的扎基这才缓缓的松开了奈克瑟斯。迷糊的
奈克瑟斯微微偏偏脑袋,眼神不知道在看向哪里。扎基索性就慢慢的扶起他。意
识游离的奈克瑟斯下意识的靠向了扎基的胸口无意识的摩擦。扎基瞄了一眼怀中
的人。迷离的眼神和紊乱的呼吸,双腿还保持着大开的样子,徐徐的液体不断的
流出。扎基觉得下体又有点疼了。

  忘记了什么?才没有,既然诺亚还不打算出来,那就继续呗。

  他就着这个姿势从奈克瑟斯的身后抱紧了他的腰。

  还打算装蒜嘛诺亚,那就艹死你。

  他扬起嘴角,两臂从后面抬起了战士的臀部。手上的分量实在不算重,没想
到这家伙还怪轻,在迷迷糊糊的战士做出下意识的反抗之前他已经把充斥着黏腻
液体的洞穴往自己的分身上直直地捅下去,猛然之间的绝对深入让奈克瑟斯一下
子叫了出来,带着朦胧微哑的嗓音,尾调上似乎还带着打颤。

  「不要了……不要了……」仿佛带上了点哀求的味道,他的身体包裹着炙热
的性器不断发颤。

  多棒的表情啊,诺亚。

  可这只会让扎基愈发兴奋起来,这种兴奋甚至超过了将敌人手撕时变态的神
经刺激。

  他本就作为生物兵器诞生,战斗凌虐和破坏是烙在骨子里的躁动之源。更何
况对方是你呢,「诺亚。」他呼唤着那个名字,勾起他的两腿在开始在自己的胯
间上下抬降,很快带着叫声和弥漫开来的哭泣陶醉了耳畔。

  战士负伤的单腿在上下的幅度中摆得生疼,彼此摩擦着的错位的关节仿佛脆
弱的随时都会碎裂,以及穴内的伤口被巨大的异物撑开,即便是在强大的身体素
质和愈合能力也经不住反复的伤害。

  疼痛好像千万的碎片在体内搅动,可是更叫人害怕的是仿佛从骨髓里诞生的
致命诱惑。弥漫全身的沸腾粒子叫嚣着剥夺理智,比烈酒更叫人失去本性的,不,
是将人的本性完全剥出,不惜将光鲜亮丽的外皮血淋淋撕下的是本能。

  最初级生物的本能。




    最后,附上制作的Excel表格制作的对比,有颜色标出相同部分。


[ 本帖最后由 龙葵 于 2018-5-9 10:57 编辑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对文区人生区作者榆木防尘的禁访删号处理

该作者多次以断章形式发文,已有很多会员在回复中表示不满,文区管理曾多次留言警告其补齐缺失章节,该作者熟视无睹,依然我行我素,经文区管理团队讨论决定,对其进行禁访删号处理。

文区不鼓励作者建群卖文,若作者执意如此也请不要在主题中留下联系方式,可以在私信中回复获取;若某些作者为了自己的利益,以断章、缺失重要情节等形式来诱导其他会员读者进群卖文,文区是绝对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的!再次重申,若还有其他作者效仿该作者,文区管理团队绝不姑息,不会再有警告之类的留言,直接禁访删号处理,希望各位发文作者引以为戒!

以下是管理给其他留言截图



会员对其断章行为的不满回复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1-16 09:50